杭州警方公布公交放火案嫌犯照片征集身份线索

中新网7月7日电 据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杭州”消息,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向社会征集公交车放火案嫌疑人身份核查线索,对协助警方查明嫌犯具体身份的线索提供者将给予重奖。

协查通告如下:

7月5日下午5时许,杭州发生公交车放火案,已锁定放火嫌疑人系车内一名已经被烧成重伤的男子。目前,在医院救治的该嫌疑人伤情危重,身份不明,警方正全力核查中。现将该嫌疑人的视频截图照片向社会公布,欢迎广大群众据此积极提供线索。警方对协助查明嫌疑人具体身份的线索提供者将给予重奖。

上城区公安分局联系电话:0571-87281110或直接拨打110报警电话。

(原标题:警方公布杭州公交防火案嫌犯照片 征集其身份线索)

安徽大学生村官猝死续:家属认可其死于脂肪心

导读:伴随“陪酒致死”传闻的安徽六安市寿县隐贤镇大学生“村官”马亚辉猝死单位宿舍一事,连日来又因其尸检报告中“超过醉驾标准”的血液酒精浓度值,引发更多猜疑。7月8日,尸检鉴定机构发布情况说明,称工作人员因“打印及校对失误”,误将尸检报告中的酒精浓度值提高了100倍;马亚辉真正的死因,源于“脂肪心”这种罕见疾病。

昨日,对26岁大学生村官马亚辉死亡一事,记者从安徽寿县县政府宣传部获悉,家属已经能接受马亚辉死于“脂肪心”这种罕见疾病,而出据错误死亡报告的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也是其家属要求的尸检机构。另外,寿县县政府还表示,当日马亚辉没发现出镇政府大院,更不存在到外面“陪酒”这一说。当天晚上他在宿舍里跟室友讨论世界杯。

事件

大学生村官猝死起疑云

6月27日上午,大学生“村官”马亚辉被室友发现意外离世,此事中的一些疑点和传闻,让隐贤这个江淮之间的平静小镇陷入舆论漩涡。

马亚辉家人认为,26岁的马亚辉毕业于大学社会体育专业,身体健壮,且“无任何家族遗传病史”,怎么会突然猝死呢?同时,他们在隐贤镇听到一些传闻,说事发前一晚马亚辉曾陪同镇领导去隐贤镇太平街道的友谊饭店吃饭,马亚辉是“陪酒致死”。但马亚辉的室友及多名同事称,6月26日当天,马亚辉午饭、晚饭都在镇政府食堂吃的工作餐,没有饮酒。

为了解马亚辉的死因,隐贤镇政府委托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对其遗体进行尸检。7月4日,该机构发布鉴定结论:马亚辉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种诱因下,导致心功能急骤下降而发生心源性猝死。并根据检测数据,分析排除了马亚辉酒精中毒致死的可能性。

但随后有细心的媒体发现,鉴定报告中,马亚辉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0.8788mg/ml,而根据《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吸酒精含量阀值与检验》国家标准,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l即为醉驾。这意味着,如果换算成同等单位,马亚辉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已超过醉驾标准。

如果说马亚辉去世前没喝酒,那么其血液中较高的酒精含量如何解释?是否真如传言所称,系“陪酒致死”?一时间,隐贤镇政府及马亚辉生前同事,均受到媒体和网友的强烈质疑。

错误

鉴定机构误将酒精浓度提高百倍

7月8日,此事发生了戏剧性变化,马亚辉尸检机构、安徽正源司法鉴定所称,马亚辉血液中酒精含量“超酒驾”是自己的工作失误所致。

当天上午,正源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赶到马亚辉家中和隐贤镇政府,向死者家属、同事说明情况并道歉。

该所负责人张立功介绍,他们6月27日接到死亡鉴定委托,28日在六安市殡仪馆对马亚辉尸体进行了解剖检验,并提取了心血、胃内容物及部分器官组织。因正源不具备其中的酒精检测资质,故将此项委托给拥有该资质的安徽高诚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结果为0.8788mg/100ml。

“但是,我们在收到高诚所的检验结果后,工作人员在引用时,因打字失误漏掉了‘100’这个数字,将0.8788mg/100ml录入成了0.8788mg/ml。而我们的司法鉴定人在校对时,只注意数字忽视了单位,造成了这么一起严重失误。”张立功表示,鉴定所的本次失误没有任何理由,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并对给社会各界带来的误解深表歉意。

为证实说法,正源鉴定所出示了高诚鉴定所的原始检验报告书和检验数据,并表示如果相关人员仍有异议,可依法申请重新鉴定。

“错了就是错了,我们没什么可辩解。”正源所一名司法鉴定人说,此事因他们的失误而显得离奇,“但人命关天的事,谁也不敢造假、隐瞒。”

那么,造成马亚辉猝死的“脂肪心”,到底是一种什么疾病?《法医病理学》等资料介绍,“脂肪心”是脂肪浸润心脏形成的病变,导致心肌萎缩、功能减退,过劳、情绪紧张、血压升高等诱因,都可能在日常或睡眠中引发心力衰竭或心包堵塞猝死。

六安市一位资深法医介绍,“脂肪心”在肥胖者和消瘦者中均有发生,事前一般没有明显症状,难以检查发现。在他本人检验的猝死事件中,约有10%为“脂肪心”导致。

监控

死者生前一天未出镇政府大院

为查明此次事件真相,寿县县委、县政府派出由县委组织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组成的调查组,赴隐贤镇进行调查。

记者7月9日了解到,警方和调查组通过调取隐贤镇政府大门口的监控视频,发现马亚辉于6月26日早晨8时13分骑摩托车进入镇政府,此后直到第二天上午被发现在宿舍去世,其间并未离开镇政府。

通过走访查证,调查组还原马亚辉去世前一天的活动轨迹,隐贤镇工作人员证明,当天看到马亚辉在镇政府食堂吃的中饭、晚饭,没有饮酒。

此前有传闻称,事发前一晚马亚辉曾陪同镇领导去隐贤镇太平街道的友谊饭店吃饭。该饭店老板曹士传告诉记者,他的饭店距离隐贤镇政府有8公里,他不认识马亚辉,马亚辉也从没去他的饭店吃过饭。6月26日当天,饭店甚至没有一桌生意。至于传闻为什么会扯上自己的饭店,曹士传表示费解与气愤。“怎么那么巧合?鉴定结果为什么会出错?”很多网民对“大学生村官猝死”仍心存质疑。

回应

家属能接受“脂肪心”死亡结果

昨日,记者致电寿县政府宣传部,其工作人员表示,马亚辉家属能接受“脂肪心”死亡结果。对于马亚辉家属对待鉴定结果的态度,安徽寿县县政府宣传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镇政府和家属已经在协调接触,家属能接受正源司法鉴定所关于马亚辉的死亡鉴定。”对于正源司法鉴定所没有血液酒精浓度鉴定资质,委托安徽高诚鉴定所鉴定,从而导致鉴定结果出错这一点,该工作人员表示:“正源司法鉴定所是由家属和镇政府共同委托的。”

而当记者询问马亚辉当日行程时,该工作人员的描述是:“从26日8点13分49秒马亚辉骑摩托车从家里面到镇政府上班,一直在镇里面活动,弄材料,没发现出镇政府大院,更不存在到外面陪酒这一说。调查组人员也走访了许多人,都反映马亚辉在此期间一直在镇政府。当天晚上一直跟舍友在一起,还和同宿舍的人一起讨论足球。”

文/新华社记者 徐海涛

本报实习记者 张丽沙 谢琰 李少玉

(原标题:家属认可大学生村官死于脂肪心)

广州一辆公交车爆炸起火 烧得只剩铁架子(图)

【广州一公交车起火】今晚8时许,广州大道南敦和公交站北往南路段,一辆301公交车突然爆炸起火,南都记者现场看到至少两名伤者,目前公交车烧剩铁架子,场面混乱。

据南都记者了解,公交车到敦和二站停站时,突然爆炸起火,有目击者称有许多乘客都没来得及下车,5分钟后整辆公交车就被大火吞噬,在公交车站台等候的一些乘客也被灼伤。南都记者 连楷 沙龙 张立璞 谢亮辉

沪昆高速事故已致43人遇难 易燃物确认为乙醇

新华网长沙7月19日电 (记者陈文广、谭畅、史卫燕)记者从事故调查组获得的最新消息,19日凌晨3时许发生在沪昆高速邵怀段的特大交通事故已确认43人遇难。由于部分遗骸有待确认,事故遇难者总数仍需进一步核实。

据了解,43名遇难人员中,仅闽BY2508大客车中就有41人。送往医院救治的6名伤者中,有4人重伤,2人轻伤。

另据记者了解,追尾小货车中载有疑似易燃物已确认为乙醇,共计6.52吨。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此次事故的原因至少已确定两点:一是运输危化品的小货车为非法改装、伪装小客车,非法营运;二是闽BY2508大客车没有接驳运输,停车休息没有落实。

福喜各地工厂因问题食品门遭彻查

新华网北京7月22日电 作为全球性的食品产品供应商,福喜公司并非小作坊,而且是多次获得政府表彰的先进外资企业。肉类加工巨头的违法行为,到底是一次个体偶然事件还是有组织的长期行为?对于过期原料的使用,是工厂高层直接授意,还是多年来公司政策一贯如此?

“上游供应商一个捣鬼,下游企业一片中枪。”麦当劳、肯德基供应商被曝大量使用过期、变质原料之后,人们关心的是这家公司的产品有多少被下架、封存。国家食药监总局表示,要求各地彻查福喜系全部工厂。记者第一时间连线多地食药监管部门:

——上海:封存9家企业的福喜公司产品约100吨,紧急约谈22家下游企业。上海市食药监局紧急约谈22家下游食品流通和快餐连锁企业,初步查明,麦当劳、必胜客、汉堡王、棒约翰、德克士、7-11等连锁企业及中外运普菲斯冷冻仓储有限公司、上海昌优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真兴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普陀分公司共9家企业,封存了福喜公司的产品约100吨。

——广东:封停必胜客餐厅发现使用福喜问题肉万余公斤。百胜餐饮(广东)有限公司旗下的必胜客餐厅使用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4个产品,分别是猪肉比萨粒、意大利风味猪肉粒、牛肉比萨粒和调味牛肉排,该公司在广州的物流中心已封存上述4个产品1319箱,共计13070.8公斤。

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表示,将加强与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沟通,及时掌握问题产品流向,一旦发现问题将及时开展针对性清查并依法查处。

——杭州:查封上海福喜原料近8千公斤。杭州市场监管部门在肯德基与必胜客的下沙配送中心检查到,上海福喜生产的调味牛肉排180箱1771.2公斤;麦乐鸡、猪柳块等原料6186.984公斤,当即予以查封。麦当劳门店已就地封存上海福喜生产的所有原料,现场没有发现过期产品及涉嫌更改标签情况。

浙江还将继续排查,并扩大检查范围,对于使用上海福喜产品的所有餐饮单位进行监督检查,要求餐饮单位加强人员培训、落实食品安全制度。

——内蒙古:查处上海福喜食品公司供应的问题产品700多公斤。内蒙古各地执法人员对67家肯德基、18家麦当劳、15家必胜客和34德克士进行执法检查,下架封存上海福喜食品公司供应的问题产品总计708.9公斤,其中呼和浩特市302.4公斤、鄂尔多斯市133.2公斤、赤峰市101.8公斤、呼伦贝尔市近65公斤。

内蒙古自治区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介绍,从检查情况看,问题产品多集中在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快餐锁企业。对于封存下架的问题产品,内蒙古将做好后续处理工作,要求各地将工作进展情况及时上报。

——成都:封存9.6吨福喜肉制品。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市内快餐连锁企业进行了排查,发现麦当劳、必胜客、德克士等三家企业使用上海福喜的产品。三家企业已对总共7种、总重量逾9.6吨的肉制品进行了封存,相关产品均已下架停售。

成都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发现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涉嫌食品原料进行立即封存,等待进一步调查结束后依法进行处理;对其它涉嫌使用过期、变质、三无产品等的餐饮服务单位将依法立案查处。

——南宁:查扣6家必胜客店发现福喜问题肉制品。南宁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餐饮大队对南宁六城区及三个开发区内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多家门店进行检查,在其中6家必胜客餐饮店发现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提供的肉制品,目前已被查扣。

广西食药稽查部门表示,对西式快餐店开展的肉及肉制品专项监督检查,将重点检查企业肉与肉制品供应商、食品采购索证索票、企业食品保管贮存、食品制作加工过程质量安全控制等情况。

——西安:三家“洋快餐”店的福喜食品被下架。西安市未央区食品药监局张家堡食品药监所对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和两家必胜客快餐店的福喜食品被立即下架、停止加工出售。

李克强:不能把农民工视为二等公民

7月30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会议还讨论《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决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确定适时发布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会议认为,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是推进简政放权,逐步实现一个窗口对外,方便企业和群众、降低创业成本的有效举措。会议讨论了《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强调已经发放的权属证书继续有效、已经依法享有的不动产权利不因登记机构和程序的改变而受影响。会议决定,按照立法程序要求,将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再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

会议指出,经过几年探索,目前我国发布使用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的条件已具备。会议确定,扩大调查失业率统计范围,完善办法,由统计部门依法适时发布大城市调查失业率数据,以更加全面动态反映失业情况,让社会和公众及时了解经济社会发展态势,使宏观经济决策更加“心中有数”,为促进比较充分的就业提供支持。 据新华社

■ 相关新闻

李克强:不能把农民工视为“二等公民”

李克强部署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经济增长农民工作用巨大”

李克强指出,国务院新一届政府组成以来,大力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取消了一批议事协调小组。但在这种背景下,2013年6月却专门成立了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这充分说明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和重要性。

“在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中,农民工群体发挥了十分巨大的作用。”李克强说,“有研究显示,中国近几十年快速发展靠的是人口红利,这个红利很大程度上就是农民工的贡献。”

李克强强调,对于长期居住在城市并有相对固定工作的农民工,要逐步让他们融为城市“新市民”,享受同样的基本公共服务不能把他们视为城市“二等公民”。(傅旭)

促进农民工及家属在城镇落户

会议指出,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一要促进农民工就业创业。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努力让未升入普通高中、普通高校的农村应届初高中毕业生都能接受职业教育。

二要维护农民工劳动保障权益。在建设领域和其他容易发生欠薪的行业推行工资保证金制度,探索建立欠薪应急周转金制度,落实工程总承包企业对农民工工资支付全面负责制度、劳动保障监察执法与刑事司法联动治理恶意欠薪和解决欠薪问题地方政府负总责制度。落实农民工与城镇职工同工同酬。

三要深化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制度改革,促进有条件有意愿的农民工及家属在城镇有序落户并平等享受基本公共服务。公办义务教育学校要对农民工随迁子女开放。将农民工纳入社区卫生计生服务范围,逐步将有意愿的农民工纳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和基本医疗保险,将住房保障和公积金制度实施范围逐步扩大到农民工。

四要推动体育、文化等设施向农民工免费开放。 据新华社

(原标题:国务院:不动产登记将征求意见)

江苏昆山成立267个驻点工作组开展善后安抚

新华网昆山8月3日电 (记者李灿、王骏勇)江苏省苏州市3日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昆山“8·2”爆炸事故处置和伤员救治工作等情况。据昆山市市长路军通报,目前,在院治疗的伤员186人,事故善后工作有序进行。

据了解,伤员已分别在南京、上海、常州、无锡、南通、苏州、常熟、昆山等8市15个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国家卫生部门调度了全国50多名专家分赴各医疗点指导抢救工作。江苏省医疗部门紧急调度最好的设备和药品确保抢救工作的有效顺利进行,省卫生厅和苏州市有关负责人驻点负责抢救工作。

目前,江苏专门成立了以省长李学勇为组长,省委副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石泰峰为常务副组长,副省长史和平、张雷为副组长的昆山“8·2”事故应急处置领导小组,调配全省资源,全力开展伤员救治和善后处理工作。省委书记罗志军强调,要全力以赴抢救伤员,省市县联动,调配全省最好的医疗专家和医疗资源,尽最大努力防止新增死亡。

各级医疗卫生部门正在进一步强化伤员救治力量,调集专业力量,为每一位伤员成立专门的抢救小组,制定针对性的救治方案,尽最大努力挽救伤员。并加强对伤员的会诊和排查工作,与此同时,进一步关注伤员及其家属的心理安抚工作,制订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方案。

按照医疗救治、善后安抚“两个一对一”的要求,当地抽调区镇、机关等共1693人组成的267个驻点工作组,全面开展具体善后处理工作。根据医疗需求,立即启用应急预案,第一时间向社会公众发布义务献血倡议。同时,按照各医院伤员的分布情况,设置家属接待点,24小时不间断值班,接待安抚伤员家属。

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事故发生后,江苏省要求各地深刻吸取和总结教训,举一反三地进行对照检查,进一步强化红线和底线意识,把安全生产作为头等大事抓紧抓实抓好。下一步,苏州市、昆山市将按照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和省事故处置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完善工作机制,细化工作措施,继续全力配合做好伤员救治工作,全力配合做好事故原因调查和信息发布工作,全力做好伤亡人员家属安抚工作。

日本战犯吉房虎雄罪行自供:杀害大批无辜群众

人民网8月6日电 国家档案局网站今天发布第35名日本战犯吉房虎雄的侵华罪行笔供。笔供显示,吉房虎雄在日军侵华期间,杀害大批无辜群众。

这份1954年7月至8月的笔供显示,吉房虎雄于1897年出生。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任大连宪兵队队长,关东宪兵司令部副官等职,1945年9月在平壤被俘。

重要罪行有:

1932年6月初旬,在侵略辑安时,炮兵“对西门外避难的和平人民射击”。

1932年6月上旬,在辑安,所属宪兵“以通谋抗日军的理由,逮捕城内和平人民约40人,刑讯后,于西门外江边残杀”。中旬及下旬,又以同样的理由,两次分别“逮捕刑讯辑安城内和平人民约20人,刑讯后,于西门外河沿残杀”。

6月上旬,在临江,所属宪兵逮捕“城内和平人民50人以上,经刑讯后,以通谋抗日军的理由,在临江西南端附近鸭绿江岸,实行残杀”。下旬,又以“通谋抗日军嫌疑的理由”,“残杀和平人民40人以上”。

1932年9月下旬,在辑安与通化间的一村庄,所属步兵在“明知道是和平人民”的情况下,“以机关枪30发射死”约10人。

“1932年10月中旬,将守备队从辑安西方的村庄,强制带来的和平居民2人”,“进行刑讯后,以通谋抗日军为理由”,“使守备队下士官在辑安西方河岸斩杀”。

1932年10月下旬,在“由辑安到通化的道路上”,指挥部下“射杀了由通化方面来避难的和平人民约10人”。

笔供英文内容提要(Abstract of the Written Confessions in English)

Torao Yoshifusa(吉房虎雄)

According to the written confession of Torao Yoshifusa from July to August 1954, he was born in 1897. During Japan’s invasion of China, he was captain of Dalian Military Police and lieutenant of Kanto Military Police Headquarters. He was arrested in Pyongyang in September 1945.

Major offences:

Early June 1932: while invading Ji’an, the artillery “opened fire towards civilians who were taking refugee outside the west gate”;

Early June 1932: in Ji’an, the subordinate military police “arrested about 40 civilians inside the city, claiming that they were collaborating with the Anti-Japanese Army, and killed them by the riverside outside the west gate after interrogation with torture”; in mid and late June, “arrested and interrogated about 20 civilians inside Ji’an” respectively on two occasions for the same reason and “cruelly killed them by the riverside outside the west gate after interrogation with torture”;

Early June: in Linjiang, the subordinate military police arrested “over 50 civilians inside the city, claiming that they were collaborating with the Anti-Japanese Army, killed the captives on the bank of the Yalu River near the southwest side of Linjiang after interrogation with torture”; in late June, “claiming that they were collaborating with the Anti-Japanese Army”, “brutally killed over 40 civilians”;

Late September 1932: in a village between Ji’an and Tonghua, the subordinate infantry “shot 30 bullets from the machine gun” and killed about 10 people, “while knowing clearly that they were civilians”;

Mid-October 1932: the garrison brought two civilians from a village to the west of Ji’an, “after interrogation with torture, claiming that they were plotting with the Anti-Japanese Army”, “ordered the garrison corporal to kill them on the riverside to the west of Ji’an”;

Late October 1932: on the way “from Ji’an to Tonghua”, instructed the subordinates to “shoot to death about 10 civilians who came from Tonghua for asylum”。

男子地震中失4个亲人 父亲幸存震前查出患癌

8月7日是农历6月12日,按当地风俗,这是每年祭奠新亡魂的日子,父子祭奠了8月3日在地震中死去的4个亲人。

沈亮星的妻儿和两个妻妹在地震中遇难,今天是她们的头七。

昨天,沈友明还给23年前死去的妻子烧了纸。

23年前妻子被撞身亡时,小儿子沈亮星才两岁。虽有8个子女,但沈友明和幺儿多年相依为命,后来村里有传言,以这家的条件,儿子肯定讨不下媳妇,“两个没有老婆的男人。”

两个男人终于盖起自己的房子,儿子娶妻生子,有了子嗣的沈友明说,“这才有个家样儿。”

地震粉碎了所有的盼头,又只剩下这对父子。

有件事沈亮星还瞒着父亲,地震前一周,老人被查出肺癌晚期。

他们将要面对的,或许远比灾难更残忍。

劫难

黑瘦、矮小的沈友明大多时候都坐在屋檐下,73岁的他满头花白、眼窝深陷,静脉曲张留下的痕迹像枯树枝一样,烙在小腿肚上。

昨天下午的一次余震,让周围还没倒的房屋都颤抖,但老人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他总是长时间地沉默。

地震发生时,沈友明正在自家的前屋,那是儿子沈亮星去年才盖起的新房,砖混结构。新房背后隔着一个门的距离,还有间用砖和石头砌起的老房,那是沈友明亲手搭建的最后一间房子,有七八年了。

8月3日,老房子里,从山上摘花椒回来的儿媳文开仙和两个妹妹吃完了饭,再过一会儿,她们又要上山。

文开仙的儿子沈宗思远一早跟妈妈上了山,下山后在外面玩了会,回家时孩子手里攥着两个小茄子,文开仙质问从哪来的,“别人给的”,孩子怯生生地说。

见妈妈没有再问,他飞快地跑进屋。

沈友明刚睡了午觉,他有些渴,想去倒水,刚走到暖瓶旁,周边发出巨大的轰响和颤抖,整个人趔趄着倒地。

“从没发生过这么大的地震。”沈友明很快明白过来这是地震,在鲁甸,地震不陌生,但陌生的是这个强度。

新房里黄尘四起,近1分钟。待黄尘散去,沈友明蒙了,新房与老房就隔着一个门,老房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已经铺满了它原本的位置,儿媳和孙子都不见了。

他喊孙子,喊儿媳,还有儿媳那两个10多岁的妹妹,除了轰隆隆的余响,没人应他。

房子外的大路上,惊慌逃命的村民四散奔跑,只剩沈友明僵在屋里。

8月3日下午,绕来绕去的山间公路上,去县城送货的沈亮星开车狂奔,油门踩到底,但在距离家17公里的地方,车胎爆了。

车不要了,他趿拉着一双拖鞋往家跑,6点多跑到家,废墟里,他喊妻儿的名字一直喊到9点多。各家都在忙着救自己的家人,没人腾出手帮他。他试图自己去救,但落下来的石头根本挪不动。

第二天,他的妻子和两个妻妹被挖掘机挖了出来,5日,儿子被挖了出来。

鲁甸农民沈友明这辈子盖起过4座房子。

靠种花椒、摘花椒,他养活了8个子女,最大的女儿已经近50岁,最小的儿子沈亮星才24岁。

“我想送每个孩子都上学,可有那心没那力气。”沈友明遗憾,经常是刚给一个孩子交了学费,另一个孩子又伸出手,“在我们山区,就算孩子少,大多数人干一年也是只能糊口,而我就只能扛着,硬扛着。”

山里土里挣命,他想的是,为孩子活着,终有一天会“有个安稳的窝”。

2010年时,一家人还住在山上的土房里,那年鲁甸发生过一次地震,把土房子震开了十多厘米的裂缝。

开裂的房子不能再住了,沈亮星的姐姐们已经出嫁,父子俩索性搬到村子里的一间烤烟房,那是间只有10多个平方的土坯房。

那时,为了供幺儿上学,年近古稀的沈友明,几乎长在花椒地里,不分昼夜地干活,“我爸在家时就他做饭,他不在时,我放学就自己做饭,给他留着回来吃,两个男人做的饭都没滋味。”沈亮星回忆他的少年时代。

16岁时,沈亮星初中辍学了,外出打工,“父亲年龄大了,不想让他那么辛苦。”

“单亲家庭的孩子比别人想得多。”沈亮星两岁时,母亲就因为车祸身亡。他只剩一位至亲,经常是过完年去浙江金华打工,每年十一假期就早早回到家里陪父亲。

留守的沈友明觉得一直住烤烟房不是个事,就借了钱,自己打了些石头,买了些砖,修好这次被震垮砸塌的旧房。

“我常跟儿子说,咱们一家能吃饱饭,能有个好房子住就是最好的。”

打工3年后,沈亮星去学了车,为了照顾父亲,他就在家门口开车。

开车的时候,他听说了村里人的议论:住烤烟房里的父子俩是“两个没有老婆的男人”。

这风言风语他一直没告诉父亲。

希望

2011年,沈亮星跟同一个镇子的文开仙结了婚,很快俩人有了儿子,村里没人说“小话儿”了。

沈亮星给儿子取的名字是沈宗思远,“四个字的名字有文化”。

“我爸一辈子都在为儿女活着,这么大岁数也没个踏实的家,一家人挤在后面的旧屋,实在挤得我心里难受。”去年,在沈亮星的主张下,一家人建起了现在的新房。

今年,他借钱买了辆货车,每天早出晚归给人运建材。生活虽苦,但收入不菲,能尽快还掉欠账,日子能很快好起来。

每天中午,文开仙都会给沈亮星打电话,问他想吃什么。晚上即使凌晨一点才到家,媳妇也开灯等着。

家里也有人做饭,爷俩儿的衣服也有人给洗了,家里的200多棵花椒树,也几乎是她一人在打理。

让沈友明知足的是,媳妇从来不跟他争吵,“孝顺更没得说。”

有时候干活,沈亮星和妻子的方法明显要比父亲的高效,但面对老人的指挥,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从不顶撞父亲。“妻子老跟我说,咱爸这辈子不容易,她还老提醒我要孝顺,也有家底儿了。”

三岁的小孙子每天跟着爷爷脚后跟跑,沈友明整天乐呵呵的。

带孙子成了沈友明的“新职业”,地震前3天,有村民看见他带着孙子站在新房门前,特意给爷孙俩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照片上,房屋背后是满山坡的花椒树。

活着

地震后,大儿子又给沈友明拍了一张照,对比两张照片,几天之内,父亲似乎苍老了10岁。

“我干了一辈子,我这70多年加上我儿子的这20多年,全都白干了,又回到起初了。”沈友明低头。

前几天,沈友明也从废墟里找到几张照片,小孙子的照片,“他很想玩小伙伴儿的童车,提到要给他买一辆时,孩子说‘咱家没钱,不要了’。”老人说。

周围人说,“现在不能跟老人提到孙子,他心里疼。”

沈亮星心里更疼,他有件事还没告诉父亲。

地震前一周,沈亮星送咳嗽乏力的父亲去昆明看病,医院确诊了,患者是肺癌晚期。

“医生的意思是(治好的)希望很渺茫了。我和我哥商量,放弃治疗了。” 沈亮星说,治疗会非常受罪,父亲年纪大了,他受不起(这罪)了。

“我想到生死的事,但我没想到生死会来得这么快。”沈亮星理想中的生活是,全家人住上新房了,家里的债全还清了,他会告诉爸以后不用再下地干活儿了,专职带小孙子吧,这是父亲早就盼着的生活,就算老人走了,也不会再有遗憾了。

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

现在,不知道病情的老人还是会对别人露出和善的笑容,他念叨着,活着才好。

现在,沈亮星抛弃了地震之后也一死了之的冲动,“我不能。我得送走父亲,他一辈子都在为子女活,我也得为他活。”

本版采写/新京报特派云南记者 张永生

本版摄影/新京报特派云南记者 周岗峰

(原标题:父子俩的明天)

江苏盱眙选干部列缺点清单防范带病提拔

新华网南京8月13日电(记者凌军辉) 13日,江苏省盱眙县一批干部进入公示阶段。与以往不同,这批干部除经过动议、推荐、考察、讨论、决定、任职等要素审查外,还要求相关党组织主要负责人签字推荐,并列出其“缺点清单”。对“带病”提拔干部的,还将以此为依据倒查追究推荐人责任。

盱眙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缺点清单”由相关党组织“一把手”根据岗位匹配性,对考察对象的工作能力、工作成绩、工作态度以及性格特质等方面提出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列出被推荐干部的“缺点清单”,将与“带病提拔”问题倒查制度相配套,为干部选拔任用责任追究提供依据。

为修正选人用人导向偏差,盱眙县委近日出台的《关于解决当前党的建设突出问题的若干意见(试行)》规定,结合干部实绩考核,从对党的事业忠诚度、工作负荷度、岗位胜任度、环境融合度、从政廉洁度五个维度,按正职、副职分类设计测评要素,对干部进行“五度”测评。测评结果在一定范围内反馈、公开,增强干部考评的科学性、严肃性和约束力。